女人18**片香蕉视频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有了绫清玄在身边,颜景不再那么急匆匆的赶着进程。

连出差都变得跟蜜月一样甜。

两人白天携手去参加会议,监管项目……晚上则伴着夜景在大街小巷约会。

除了晚上睡觉时颜景增加了一条被子,其他看上去都很好。

临近回去的日子,他们收到了楚医生的消息。

颜母和其他太太出去逛街的时候,被人抢了钱包推了一把。

她身子本来就不是特别健朗,加上心脏也有些小毛病,就这么晕了过去。

那抢劫犯看上去并不是随机作案,而是专门挑在了太太们的必经路线,监控死角里面。

这是有预谋的。

颜景派人去查,两人提前回去了。

颜母一看到他们两个同时出现,就捂住了心口,“我这怎么一看到绫丫头心里就舒服点了,绫丫头啊,我这一把老骨头折腾不起,要不就在家里陪我几天吧。”

清新宁静的迷人身影

颜景一想到颜母之前差点做出的事,心里不是特别赞同,“母亲,我多找几个看护来。”

“不,我就要绫丫头,不然我就要心肌梗塞含泪而终了。”

颜景捂了捂头,母亲最近又看了什么电视剧。

倒是绫清玄在一旁看了会儿,收起了灵气,问道:“抢劫那人的特征还记得吗?”

“那人穿着一身黑,还带着帽子和口罩,看不清,但身材不太壮,有些奇奇怪怪的。”颜母沉思了会儿,皱眉道:“对了,那人身上好像有点香水味。”

看上去这些信息不好精准的找到人。

颜景与绫清玄对视一眼,颜母偶尔才出去,她身边的那些贵太太只会逞口舌之能,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,加上那人的身形问题,挑挑拣拣,嫌疑人范围缩小了不少。

“柏佳怡。”绫清玄说出一个名字。

颜母微愣,“什么!佳……柏佳怡?”

还好当时她摔倒的地方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,不然很可能会一命呜呼。

颜母现在想想,后怕起来。

“她、她不是失踪了吗,怎么会……”

柏佳怡做出那些事之后,颜母就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,加上她之后失踪,颜母也就没再关注。

“先暂定嫌疑人,我这边找人去查她。”颜景拿出手机联系。

颜母半坐起身,看了几眼绫清玄,才小声道:“绫丫头,之前对不起。”

她的声音很小,绫清玄听力还不错所以能够听得清晰。

“这样道歉会不会不够诚意啊。”颜母继续小声嘀咕,像是在练习一样,“我把我儿子当做赔礼吧,不对,我儿子不是早就赔进去了么。”

绫清玄默默听着颜母东拉西扯的话,然后退开了几步。

有时候听力太好也是个问题啊。

颜景打完电话回来,看着两人各异的神色,说道:“颜家这边很安全,母亲,最近就别出去了。”

“行吧。”颜母也不是很想出去,这不是太郁闷自家儿子的速度了吗。

颜母一直吵着让绫清玄在颜家住几天,如果不是因为病人为大,绫清玄已经拿剑做掉她了。

她跟着下人到了自己之前住的房间,却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客房。

颜母让她打地铺吗?

“绫小……夫人,我记错了,是这边。”谨遵颜母的吩咐,下人连忙改口,重新将绫清玄带去另一个房间。

站在房门前,连下人都觉得尴尬。

颜景出差的这些天,他的房间已经被改造成了喜房的模样,大红色的床被枕头亮眼,还有这些新添置的家具,让这个房间有些拥挤。

这还不算什么,墙上竟然还贴了两个人的合照,当然,是p在一起的。

那大大的爱心真是令人头晕目眩。

下人垂眸道:“老夫人说夫人和先生一起住就行了。”

绫清玄表示拒绝,她还是打地铺吧。

“怎么了?”颜景调完监控来这边,就看见两人停在他的门前。

他走过去一看,脸直接被红光给照耀了。

他撑着门道:“把这里收拾一下,东西太多了。”

颜母简直把婚庆的东西全部搬到这里了,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“亲爱的,马上就好了。”颜景牵着绫清玄的手,叹了口气。

老母亲的助攻总是偏离了方向。

“这床挺好的。”绫清玄目光幽幽,看上去就很软的样子,也不知道垫了多少层。

颜景手一紧,望向那张红彤彤的喜床。

洞房两个字突然就窜入了脑海。

“咳。”他试探道:“那床不换了,今晚就这张?”

“嗯。”

回来也能继续和老婆同床共枕,真是美好得像梦一样。

绫清玄留在颜家‘照顾’颜母,颜景则去颜氏拿些资料回来。

等他到了车库的时候,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上来了。

这次他直接闪过身从另一边快速到了刚刚的地方。

黑影一闪而过,他刚要追上去,身后传来响声,还来不及回头,脑后就被不知名的东西狠狠敲了一下。

身体倒地,脑后作痛,眼前模糊一片,红色的血液流下来,染红了他的视线。

记忆停在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轮廓上。

颜景昏了过去。

‘人没死吧?’

‘……呵,只是时间问题。’

两人对话终止在监控死角,颜景的手机开着视频,放在了来时的拐角处。

……

“颜景!”

看着颜景被带走,楚医生忙用楚昀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
“颜景被人袭击抓走了?”楚昀旁听后,问道。

“对。”楚医生挂断了电话,简单说了经过后,又准备给绫清玄打,楚昀伸手拦住,犹豫道:“颜景打视频给,就证明他不想让凌总知道,这个消息真的要告诉凌总吗?”

楚医生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一瞬,沉声说道:“如果被带走的是我,愿意被瞒住吗?”

楚昀顿了下,收回拦住他的动作。

“……通知她吧。”

绫清玄接到消息的时候,正在看颜景调取的监控录像。

柏佳怡曾来过一次颜家,在周围徘徊过后,和另一个全身穿着黑衣的人接头。

如果不是因为颜景当时的事件,颜家的监控不会那么多,又刚好拍好边缘的那一幕。

“夫人,先生被人打晕带走了。”

“有两个人,其中一个带着口罩,但我觉得很像是柏佳怡。”

绫清玄眉头微皱,眼前的监控变成了大片大片的雪花,她拿着的手机嘎吱作响,好像下一刻就会被捏碎一样。

小姑娘嗓音清冷,如久冻不化的寒冰。“我会带他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