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射手影院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当时她摔在地上之后,好些男生拥挤过来,她根本就没看见绫青梅是什么情况。

更何况之后,她被这年轻老师扶起来带到了医务室。

只是中途,她被拉到安全通道。

“盛同学是吧,这抽烟的人,是吗?”

崔烨的手机里,有着盛莹偷偷抽烟的照片。

她微僵,偏头道:“老师什么意思,这人我不认识。”

“老师有高清大图,这只是其中一张,对了,盛同学还私下欺负过其他同学吧,这个资料我也有。”崔烨翻动着手机,见盛莹伸手过来,立刻把手机关上。

盛莹一个不稳,歪倒在墙上,她喘着气道:“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很简单。”崔烨斯文道:“离绫青梅远点,最近在做欺负她的准备吧。”

“如果她出什么事了,第一时间我会让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。”

盛莹震惊道:“怎么回事,难道……喜欢她?”

阳光明媚甜筒少女清新治愈系写真

疯了吗,绫青梅周围的人被洗脑了?

为什么一个个跟舔狗似的!

崔烨笑道:“胡说什么呢,我只是一个正义的老师,不希望乖巧的学生被欺负而已。”

“盛同学,给透露,的信息我掌握不止如此,所以还是乖一点,当好学生不好吗?”

“走吧,我送去医务室,这腿伤了就不漂亮了。”

崔烨的力气很大,握住盛莹的胳膊,就跟铁钳一样,令人疼痛窒息。

“松、松开!”

“别乱动,胳膊骨折就不好了。”

盛莹:……

回忆结束,盛莹勉强撑着笑脸,“谢谢崔老师。”

“不用谢,举手之劳。”崔烨看着手表,“我先去操场那边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保健老师打了声招呼,重新看向盛莹,“要在这休息会儿吗?”

盛莹点头,见保健老师出去后,她狠狠锤着床。

说谎。

如果不是喜欢,怎么可能管这闲事。

那人,竟然知晓她这么多事。

让她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吗?

她倒是要看看,谁才是待不下去的那个!

……

运动会结束,为庆祝绫清玄打破记录,张撰和小弟们想带着他们出去玩。

沈竹有些犹豫,绫清玄看到后直接拒绝,说自己要陪他学习。

想着这段时间她都陪着自己没好好玩,沈竹摇头道:“月考都结束了,去玩吧。”

“去吗?”

他们一群人在校外,绫清玄握着他的手问道。

沈竹很想陪她一起。

平时他的课外时间都是学习,只有学习才能给他心安的感觉,但是现在只有待在绫清玄身边才能让他心安。

他点头道:“去。”

KTV

张撰拿着话筒,殷勤的递给绫清玄,“沈哥,来一首~”

绫清玄拒绝,她才不唱。

张撰转身去找沈竹,“嫂子那来?”

沈竹摇头,“我不怎么听歌。”

现在的好学生都是这么不喜欢唱歌的吗?张撰正想自己去点,话筒就被方项抢走。

“我家薛岩唱歌可行了,同桌,来一首?”方项把话筒放在薛岩嘴边。

薛岩拍开,“不唱,别烦我。”

“好吧,那我给唱。”

方项倒是跟张撰他们玩的开,不一会儿就混到一起去了。

沈竹看着桌子上摆的酒,默默移开,拿了果汁放在绫清玄面前。

绫清玄凑到他耳边道:“如果想回去就说,我送回去。”

沈竹点头。

他听着听着,就有些昏昏欲睡,不一会儿,整个人就完全靠在绫清玄怀里睡着了。

【宿主,好像可以了,跟反派来个舌吻吧。】

嗯?

【咳,我是说,亲一下~】

沈竹一直是想换回来的,绫清玄知道。

现在机会来了,只要她亲一下就好。

看着他熟睡的模样,绫清玄和他相靠着。

等小家伙醒来再问一下吧。

卫生间。

薛岩打着哈欠,他本想今天早点回家休息的,结果还被方项拉到这边。

这人,是最近没别的乐趣了吧。

洗把脸,他直接回去算了。

正抬脚,他听见外边传来声音。

“老大,好久不见啊,最近怎么都不回来找我们玩了?”

另一个是方项的声音,“们有什么好玩的,别闹,今天有事。”

“好吧,老大抽根烟?”

方项:“不抽,戒了。”

“不是吧,那可是成熟男人的象征,干嘛戒掉。”

方项又说:“有人不喜欢,我总不能对别人的身体不好吧。”

“哎哟,是谁啊,让老大这么怜香惜玉,难道是未来的嫂子吗?”

“滚滚滚,没事别来烦我。”

谈话的声音远去,薛岩才擦干手出去。

他这几天确实没在方项身上闻到过烟味了。

不过他有谈爱吗?

薛岩没兴趣,他准备回去拿包。

快到包间的时候,他看见方项买了一盒牛奶。

嘴角不由得抽搐,是小孩吗,还喝奶。

“同桌~”方项也看见了他,跑过来打招呼,“要喝牛奶吗?”

薛岩:“不喝。”

“喝吧,我请,这个牌子的还挺好喝。”方项这几天喝习惯了,还真对比出来味道的好坏。

“不要。”

两人推搡着,牛奶盒就这么在两人之间爆掉。

方项的黑T恤看起来尤为明显,那白色的痕迹点点滴滴,让他面部抽搐。

“薛岩,是故意的吗?”

薛岩也不知怎么的,这火气一下就上来了,“是,所以以后别惹我了,那些威胁我的东西随怎么弄出去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薛岩进了包间,方项跟进去,一把拉住他的手,“我那是闹着玩的,没想……”

“松开!”薛岩甩开他的手,方项撞到张撰他们那边,被起哄。

“方项这身上沾的什么玩意啊,去卫生间也没多久啊,这么快,噗哈哈。”

“年轻人血气方刚,能理解,赶紧擦掉,别辣嫂子的眼睛。”

要是放在往常,方项早就因为他们的话上去动手了,但他现在根本没那功夫管。

“我先走了,们慢慢玩。”薛岩拿了包,跟绫清玄打完招呼就出去。

方项推开他们,连忙跟上。

小弟们啧啧两声,“最近方项好像都不缠着沈哥了,肯定是害怕。”

“他来这边本来就是玩玩的,估计没多久就回去了。”

张撰正准备说话,口袋里手机震动,看了几眼之后,表情微变。

“们玩,我有事先回家一趟。”“诶?老大怎么走了,什么事啊?”